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小说 > 声色最新章节

第四章 小小神童

声色 | 作者:皂白 | 更新时间:2015-04-20 06:50:01
找回网址 e-mail : diyibanzhu@qq.com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推荐阅读:调教女神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超级邪恶系统透视之眼房术鬼畜老公淫荡妻(银之冠同人,限)超级女校保安神医圣手官榜红色仕途
    吃过午饭后,姐弟俩立马就怀揣一块钱“巨款”,搬了两张板凳偷偷跑了出去。

    吴天家住在商城市东区,算是全市的文化中心所在地,出了巷子口就是文化路,向东不远就是图书馆、新华书店以及几家报刊杂志社,后来附近还建了一个文化市场,成为全省的盗版图书集散地。

    而在新华书店门口,每到过年就会聚集许多卖对联年画的摊位,吴天的摊位自然也是要设在这里的。

    “就这儿吧!”吴天站在新华书店东边的一片砖墙下面说道。

    “怎么在这儿?咱们应该去西边,离家近一点啊。”吴媛说道。

    “那边是离家近,可对面就是图书馆啊,小心被老妈抓这个正着。”吴天说道,“这边虽然位置差点,不过咱们是酒香不怕巷子深。”

    吴媛翻翻白眼,虽然年纪小,不懂得怎么做生意,不过任谁一眼都能看出来,把摊位摆在这儿,基本上别想卖的出去一副对联!

    要知道今天可是已经腊月二十四了,这时候才出来摆摊就已经算是晚的了,早在腊月二十就有人已经把新华书店门口的位置给占了,一家挨一家的排到吴天他们这里,已经距离新华书店二三十米了,他们这是最靠边儿的。这还不说,人家那些摊位可都是“大生意”,最次也摆着三两张大桌子,更有的还搭了简易棚,四周挂满了手写的、印刷的大红对联,很有气势,哪儿像他们,只有小板凳两张!

    吴媛带着一肚子不满的情绪跑去新华书店买红纸,吴天则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墨汁和毛笔,端端正正的摆在小板凳上,旁边摆摊那位却看得忍不住咧嘴直笑——你说这年头的小屁孩还真是人小鬼大,这是过家家都跑到大街上来了?

    那位一笑,吴天却不乐意了,斜楞了眼瞄了那位一眼,却见是个三十来岁的家伙,戴着一副酒瓶底儿厚的眼镜,穿着一套洗的白的列宁装,上兜里插着两根钢笔,那架势一看就是个当老师的材料。

    话说同行是冤家啊,这可是咱的竞争对手。不过看看这位的生意貌似也不咋滴,吴天也就懒得理他,自顾自的又从怀里掏出一卷红纸来,却是他偷偷带来的姥爷写的那三幅对联,展开了,捏着两个图钉往后边的墙上钉——做生意嘛,总得摆俩样品不是?

    “啧,小朋友,这字儿是谁写的啊,不错……真好!”那位厚眼镜一看吴天手里的对联,不禁赞叹起来。

    可怜吴天那个头比对联也长不了多少,正愁挂不到墙上,一听那位又摇头晃脑的品赏起咱的对联来,不禁没好气的说道:“我……”

    “你写的?”那位不禁张大的了嘴。

    “……姥爷!”吴天却是来了个大喘气。

    “呃……”那位松了口气,很有些无语,就说嘛,要是你个六七岁的小屁孩都能写出这么好的字儿来,咱还是干脆立马折了毛笔收摊回家算了,省得在这儿丢人现眼。

    眼见吴天说完,又去抱了小板凳过来,要爬上去挂对联,那位慌忙过来接过吴天手里的对联,道:“小朋友,来,叔叔帮你挂吧,别摔着了。”

    吴天却不领情,直嚷道:“你谁啊,就要当我叔叔?你占我便宜啊!”

    这小鬼头脾气还不小,那位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的把对联又递给吴天,道:“那好,那好,我不当你叔叔,你自己来……”

    吴天却双手抱怀的又嚷上了:“我说你这人做事儿怎么不知道善始善终啊?刚才你说了要帮我的,那就好人做到底,把那两幅也帮我挂好啊。”

    厚眼镜不禁咬咬牙根,看看只到自己腰间那么高的小屁孩,最终却是无奈的吧咂吧咂嘴,还是帮吴天把三幅对联都挂了起来。

    这下吴天才露出了笑脸,呲着牙走上前去,想拍拍人家的肩头,却够不着,连胳膊都够不着,只能在人家大胯骨上拍了两下,道:“你这人不错!大哥贵姓啊?”

    那位再次无语的吧咂吧咂嘴——你一个六七岁的小屁孩儿竟然管我叫大哥?你也不比俺家闺女大多少好不好?你这不是平白让咱跌了一辈儿吗?

    可问题是面对这么一个小屁孩,还对着你一脸的笑脸,你有火儿也撒不出来啊。

    “免贵,姓常,常天华。”厚眼镜无奈之极的说道。

    “常大哥啊,呵呵,我姓吴,叫吴天,口天吴,无法无天的天,你叫我吴老弟就成。呵呵,常大哥你是那个学校的老师啊?”吴天也不管人家一脸不乐意,腆着脸的拉起家常。

    “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师?”常天华惊异的道。

    “嘿嘿,看看您这朴素的打扮,您这然脱俗的气质,一看就是培养祖国下一代的辛勤园丁,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啊。”吴天道。

    常天华忍不住咧嘴笑了,道:“你这孩子嘴还挺甜的,呵呵……”

    吴天笑道:“哪里哪里,呵呵,只是我人小力薄,咱哥俩一块儿摆摊,少不得还要常大哥多多照顾照顾啊。”

    常天华不禁又无语的点头应付着,这小屁孩,难不成是个人精?这么大点儿,嘴皮子就这么滑溜?

    果然,不片刻吴媛买了红纸回来,吴天就厚着脸皮跑过来借裁纸刀,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常天华憋屈加郁闷的还只能把刀子借给他用。不过闲着没生意的常天华也被吊起了足够的好奇心,这俩小家伙连红纸都买来了,难道真要卖对联不成?他会写字儿吗?

    吴天拿了刀子,麻溜的将红纸折叠几下就要下刀子,常天华赶紧叫道:“小朋友,你折的太窄了,这么宽可写不下上下联两行字儿的。”

    吴天却不光不顾的只管下了刀子,嘴里说着:“我这只写一联。”

    常天华不禁摇了摇头,小孩子真是不会做生意啊,要知道这一条街上的对联大多都只是裁个十一二公分宽的纸条,分左右写出上下联来,让人回家再自己裁成两半的,可吴天这直接裁成近十公分宽,却说只写一联?那得多浪费多少纸啊?

    看不过眼的不止是常天华,吴媛也气得指着吴天的鼻子要“撤资”,吴天只得哄着老姐道:“姐,你看看这儿多少卖对联的啊,竞争多激烈啊,咱想把东西卖出去,那咱的东西就得比别人好不是?咱的对联比别人宽,字儿比别人大,自然就好卖了嘛,你想想,只要多卖出去一副对联,就能赚回多少副对联的红纸啊……”

    常天华听得直好笑,写对联凭的是啥?最关键的还是字儿要好!你小屁孩一个,就算纸裁得再宽,也不见得有人信你能写出好字儿来啊,你能卖得出去才怪!

    “你这字儿不错啊,多少钱一副?”

    常天华一听有人搭腔,生意上门了,慌忙扭回头去,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再顺着老太太的眼神一看,不禁郁闷了——老太太正望着的并不是自己写的对联,而是紧挨着的吴天他姥爷写的那几幅。

    常天华倒是实在人,只得郁闷的一指吴天,道:“这几幅不是我写的,是他……”

    “对对对,这几幅对联是我挂的,买对联是吧?你要几幅?”吴天却不等常天华把话说完,立马就接过了话头去,嘴里连珠炮的张罗起来,却把那看对联的老太太惊得一愣一愣的,这几幅对联竟然是这么一个小屁孩写的?要知道虽然自己老头子活着的时候可是很喜欢书法的,虽然自己写不好,可跟着老头子耳濡目染的倒也练出点眼光的,这几幅对联的字儿少说也得有个几十年功底的,要说是那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天资过人又自幼苦练,倒还凑合着有几分可能,可怎么着也不可能是这么一个小娃娃写出来的吧?

    吴天却不管那么多,早已经麻溜的把一条红纸铺在了小板凳上,抓起毛笔沾饱了墨汁,道:“奶奶,大过年的,贴春联要图个喜庆,我先给你写个爆竹声声辞旧岁,梅花朵朵迎新春怎么样?”

    也不等老太太答话,吴天就已经落笔了,搞得老太太拦也不是,答应也不是,只看着吴天一笔一划的写出几个字儿来,说道:“小朋友,你这字儿练了多长时间了?”

    “练了一年多了。”吴天一边写着,一边说道。

    “好,一年多就能写成这样,不错了,呵呵。”老太太夸奖道,“不过,你后面挂的这几幅可不是你写的啊……”

    “那是我姥爷写的。”吴天说道。

    “你这个小朋友可不诚实啊,不是你写的,你挂上来不是误导群众吗?”老太太说道。

    “我的字儿是我姥爷教的,我是他学生,挂几幅他的字儿当招牌,也不算大错吧?”吴天麻溜的把对联写好,说道,“奶奶,你看看,我这对联又宽又大,贴门上多好看多喜庆啊,虽然字儿差点,可我年纪小啊,写成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你就买我的对联吧,你买我的对联,就是对我的肯定,我会加倍努力的练字儿,争取以后成为一个大书法家,你要是不买我的对联,那就是打击我练字儿的积极性,以后咱们国家要少一个书法大师,那可就是你的责任了……”

    老太太被吴天说得哭笑不得,拿手指头一指吴天,道:“好,好,奶奶可不当这个千古罪人,呵呵,就买你的对联了。嗯,我一共要四副对联,你可不要给我写重样了啊。”

    “你就放心吧,别说四副,就是四十副也不带重样的。”吴天大为高兴的嚷道,“我再给你写一副春回大地山河秀,日暖神州气象新。”

    吴天麻溜的又写了一副,换了红纸,道:“再写一副东风吹出千山绿,春雨洒来万象新,怎么样?”

    “呵呵,你这娃口气不小,可对联太老,有没有新鲜一点的?”老太太有点小狡黠的为难起吴天来。

    “新鲜的啊?”吴天挠挠头,刚才那两幅对联都是常用不衰的春联,所以倒记得清楚,可要说新鲜的,也就是对应眼下八十年代初的时代背景的春联,还真记不得什么,要说重生前几年的春联倒还记得几幅……

    吴天干脆提笔就写:党心、民心、万众一心,国运、家运、宏图大运。

    常天华扶扶眼镜,道:“咦,你这幅对联是在哪儿抄来的?我怎么没见过啊?”

    写对联的并不一定就是编对联的,一般专门写对联的都有一个小本,平时遇到了就抄下来,也有一些出版社专门印一些新联的册子卖,所以别看一条街二三十家写对联的,却基本上内容都一样,至于版权?俗话说天下文章一大抄,更别说小小的对联了,所以吴天很是理直气壮的把这幅后世的作品据为己有了:“我自己编的,不行啊?”

    常天华呵呵干笑两声,却是说什么也不信这对联是吴天自己编的,就他这个年纪,就算能背下来个十几二十几副对联,就可以称得上是神童了。

    那边吴天却已经又换了红纸,捏着毛笔写起来:堂绕紫气臻福禄,庭盈春光添寿禧!

    “呃……这幅也没见过……”常天华有点眼直了,刚才那副浅显的都不相信是吴天自己编的,这一副就更不可能了。可问题是这条街上可是聚集了全市写对联的,也没见一个人写过这一副啊……

    老太太却很是满意的道:“好,这一副好,福禄寿喜全都有了,你这娃娃还真是个小神童啊,呵呵……”

    “奶奶过奖了,您再夸我,我可就骄傲了……”吴天喜滋滋的又让吴媛用红纸的边角料裁了几条短条,写了横批,外加一些身体健康、出门见喜、满园春光之类的杂项,最后一算账,四副对联八毛,外加杂项五分钱一条,一共一块一毛钱。

    “奶奶,您买我的对联就是对我的肯定,我不能赚您钱的,您给一块钱就得了!”吴天麻溜的把几幅对联吹干了墨迹卷成一卷,高高的举着递给老太太。

    老太太却不高兴了,道:“奶奶怎么能占你小孩子的便宜呢,一块一就是一块一!”

    一边说着,老太太一边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个小手卷,抖开了捡了一块一毛钱递给吴天。

    “谢谢奶奶!”吴天也不再客气,直接把钱接过来,又说道,“奶奶,您看看您家门口邻居们谁没买春联的,您帮我介绍下啊,我得多写几幅,赚了钱过年好交学费上学呀。”

    老太太乐滋滋的道:“放心吧,我肯定要帮你这个小神童多介绍介绍,呵呵……”
声色最新章节http://www.001bz.in/shengs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鬼畜老公淫荡妻(银之冠同人,限)我的情人们-校园篇可怜的校花野性山村幸福系统姐夫的诱惑顾家情事与巨型犬恋爱独占龙根快穿之绝色美人